此次疫情来势汹汹,且不可预测,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无疑是巨大而深刻的,对教培行业来说更是一场灾难。全国中小微培训机构10多万家,包括成人教育(公考、IT培训、语言培训)、K12教育、素质教育、早幼教等范畴,有超千万名教育培训从业者。
  2019年对于教培行业来说已经是比较有挑战的一年,2020年无疑是一个更大的挑战,突然爆发的疫情对于纯线下的中小型教培机构的冲击极其明显,“足不出户”、假期延长等因素,导致线下教培机构不得不面临春季招生暂停、退费增加、续费率下滑等多重挑战。
  由于线下教培机构的租金和人工成本相对刚性,疫情期间企业经营的现金流及市场业绩更是全面承压。如果本次疫情延续更长时间,对于以线下场景为主的中小微教培机构的冲击或许还会更加酷烈。
  从趋势上来说,线下机构停课,对中小微教培企业的现金流带来强力挤压,或将加速行业的整合,有利于大型龙头企业的扩张;或者是催促它们尽快“拥抱”线上,丰富企业经营手段,增强风险应对能力。
  在线教育(尤其是K12相关教育公司)则获得了空前增长的机会,即使在三四线城市,原来对在线教育不能接受的学生和家长也有望通过本次疫情逐渐开始接受在线直播授课的模式,在线教育的普及率从此前的20%不到,快速提升到接近百分之百的水平。
  虽然,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降低了,但如何在疫情过后能够把这些人留住,还需要线上教育企业在课程质量、学员体验与服务能力等硬指标上能够有突破性的成长。
  简而言之,疫情之下,尚未完成全面进化的在线教育未能全面承托这次突发式、聚集式的培训需求,大量的以线下场景为主的中小微型教培机构更是深陷难以为继的经营泥潭。
  本文为疫情下教培行业的生存模式与灾后重建的一些片断式思考,希望能够对教培机构的经营者或负责人有所助益。
一、组织驱动:长期主义带来的反思
  广东新励成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璧先生曾经讲到过企业经营的一个概念,叫做“长期主义”。奉行长期主义的企业,股东的利益不再是一个公司最重要的目标,公司最重要的任务是创造一个更美好的社会。
  长期主义超越了一般商业机构的单纯逐利行为模式,要求企业必须具备“向善”的底层价值驱动体系,其企业形象与社会影响也更符合经营者的社会价值预期。
  而教培行业跟其他行业尤其不同,更需要“不忘初心”,要时刻把握“育人”这个初心,做正确的事,做对社会对学员有价值的事。发心正,则行必端,其社会价值也会日益彰显出来。
二、在家办公:组织重构与内部建设
  疫情期间,让我们做一些平常想做而做不到的重要工作,这些工作我们往往用“重要而不紧急”为借口,总是未能及时实施,比如“组织建设与内部培训”。疫情期间在家办公,也可以考验虚拟团队的工作效率与跨距离运营与管理的实践。在市场业务全面受阻的今天,我们可以把注意力转移到企业的内部建设中来!
三、生存战略:挑战成本极限
  由于以往经营过程中现金流充沛,兼且以预收学费模式为主,成本控制对于大量的中小微型教培机构而言一直是很遥远的规划。在本次疫情中,所有的教培机构都面对着现金流枯竭的现实压力,而房租、工资、运营费用、管理费用等成本净支出则成为企业的巨大负担,2020年初已经有成长型的头部企业因为资金链断裂而轰然倒塌(兄弟连,IT培训领域的领先教培企业),更多的企业还在挣扎求存之中。
  中小微型线下教培机构要痛定思痛,认真审视企业的成本结构与运营效率,尝试最大化地挑战成本极限。有效控制成本的途径包括:外包(除核心业务之外均可考虑外包)、依靠平台或联盟、模式极简化、最低人员配置、最佳商业配比(控制规模)、效能(流程最简及最优化)等等。
四、回归本质:教培业务的本质是服务
  在危难境况之下,线下教育必然会受到重击。危机面前若想活下去,还是要看一个教培机构是否具备教学实力和应变能力。疫情改变的只是外在经营环境,疫情改变不了教育的本质。在教培领域,线下机构的核心优势是一对一的精准服务,是一对一的感情链接,是一对一的信任和信赖。
  疫情期间我们无法像往常一样发挥这个优势,并不代表这个优势无法发挥。在线教育已经给我们做出了清晰的示范。线下机构完全可以通过现有的技术手段,通过直播、视频、微课堂等轻松实现持续而优质的服务。由于线下机构与学员及家长之间是已有信任而提供服务,所以,必然会更容易获得客户的认可和接受。除非,我们根本不去做。相对于在线教育的底层逻辑,线下教培机构更容易且轻松地实现经营模式的转型,因为线下教培经营机构很轻松就可以实现1对1的个人在线辅导。
五、迎接趋势:OMO
  虽然这是疫情倒逼我们必须这么去做,但这其实是教培行业的发展趋势之一:线上线下的融合(OMO)。线上线下的融合是趋势,因为,线上与线下毕竟只是不同的场景而已。在没有疫情冲击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中小微型教培机构因循守旧、固守现有的经验模式,对于在线、线上、家校链接等,仰慕之余,依然故我。因为,放弃与选择,同样的艰难。
  今天,现实让我们不得不停下来,忽然发现以前那些被称之为鸡肋的功能与渠道,却赋予了我们不一样的希望。疫情期间,大家看到的似乎是在线教育的狂欢。但无论是在线教育还是线下培训机构,消费者选择的标准依然聚焦于教培行业的本质(品质和服务),无论是通过什么介质、场景或手段。
  需要说明的是,线上与线下的界线已经越来越模糊,很多K12类教培机构以及语言培训类的头部企业,其线上线下的业务已经高度融合。大量的中小教培机构,也多少使用了诸如CRM、家校通等各类工具软件。然而,知识付费、线上训练营、在线教育等概念之间毕竟存在着本质上的差异。线上与线下的融合依然需要大量持续的实践去突破、去交融、去相融共生。
六、极速瘦身:选择性的留存
  基于资金储备、规模以及运营方式的不同,中小微教培机构可以考虑选择性留存的战略选择。所有的教培机构都要做好准备,假设这次疫情的影响还将延续2个月、3个月,我们还能坚持下来么?战略性的留存选择,就是保留未来企业经营最核心的“资产”,待到春暖花开时绽放企业的生命与活力。
  面对现实,我们有时不得不做减法。战略性留存的选择,可以是精干的小团队、持续的在线学员服务、基础运营模式、构成优势的核心产品、品牌化的讲师资源、维系市场影响的经营行为以及现金。
  17年前的那场疫情,新东方曾经面临巨大的现金流缺失,但渡过难关的新东方在疫情后迎来了巨大的增长,疫情只是过眼烟云。疫情过后,如潮退后的沙滩。每一次都有大量的企业被淘汰,也会有优秀的企业创造出惊人的奇迹。关键的是企业是否拥有向善的心、变革的意识以及强者的勇气与行动。
  当然,疫情对我们来说,既是挑战,也是一次多维度的考验,考验我们的组织驱动力,考验员工的忠诚度,考验我们的流程,也考验我们的抗压能力与应变能力。想起一句鸡汤文:不能将我杀死的,必将使我强大!祈望广大的中小微型教培机构都能渡过这次难关,不死。